返回列表 發帖

四明内家拳















感謝正人兄提供這麼好的影片.

從影片所打的套路可以看出原始太極拳的打法, 有記載張松溪數度從張三丰學十三勢, 不論其真實性, 端看影片的套路, 完全離不了太極的招式, 可見太極拳正正的練法應該是如此.

TOP

看資料名為內家拳的除了四明還有松溪、武當等…














TOP

史料記載張三丰傳過七人, 金庸武俠小說將七人說成武當七子, 名字完全相同, 史料中說七人數次上山學拳, 每次不過數月, 相信七人所學也各有體會, 武當與四明本是一家, 但看四明史料顯然傳習單純不如武當研習風氣, 相信較保守也就比較原味的多了.

TOP

資料來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7841094d0101023l.html
《張松溪內家拳出自董成通背拳。
及目前尚在傳承的張松溪、陳州同的內家拳法內容》:顏紫元2010.06

黃 宗羲 所攢的《王征南墓誌銘》 所說的內家拳的兩個流派傳人,分別為 明嘉靖年間人 的浙江溫州 陳州同 ,與及浙江寧波張松溪, 黃 宗羲都稱是張三豐所傳。 陳州同 與張松溪雖為同時代人、同浙江人,然卻在不同的地區、有不同的師承。 據黃宗羲《王征南墓誌銘》雲,陳州同從陝西王宗學得內家拳法,並以此教其鄉人。 陳州同是陝西王宗的弟子, 張松溪是其鄰居孫十三老的弟子,他們都與明嘉靖年間山西王宗岳的拳藝不同,張三豐十三勢傳人王宗岳是來自云南雲遊道人父女的弟子,詳見筆者《太極拳史—真相大白》一文。


A, 陳州同 內家拳:


據載 , 陝西王宗的弟子陳州同是明嘉靖年間 ( 1522-1566 ) 人。 又據《武當白錦門秘宗武技》記載:“明末清初,由明嘉靖年間的陳州同傳至白錦道長,由白錦道長為“白錦門”第一代,歷經八代,傳到現在。在清初,武當武功的門派,有清汶派、菲子教派、至觀教派等。白錦門以六種硬功夫和二種拳術為最。一般有兩種打法:一曰直,一曰曲。直法是吸氣貫力,一擊可使人立時重創;曲法則不然,以柔力克之,受打之人,在 20 天以後,方能覺察到已受內傷,且愈來愈厲害。目前,其 8 世傳人佐 () 門人淥月,掌有《秘宗武技》。 ”


B, 張松溪內家拳:


從黃 宗羲 所 寫 的《王征南墓誌銘》、黃百家所著的“內拳法” , 以及清末民初宋唯一所著的“武當丹派劍術系譜”中所載可看出,張松溪所傳有二支:


一支為 浙江 四明葉近泉,由葉近泉傳吳崑山、周雲泉、單思南、陳貞石、孫繼槎。 單思南又傳王征南,吳琨山傳李天目、徐貸岳,陳貞石傳黃扶興、厚枝溪。 孫繼槎傳紫元明、姚石門、僧耳、僧尾。 王征南又傳黃百家,李天目又傳餘時仲、吳七郎、陳茂。 從張松溪到黃百家已傳了五代 ( 筆者按:從通臂拳創始人明嘉靖年間的董成到始於明崇禎年間完成於康熙二年的《通臂拳》的作者周全也是五代,可見董成與張松溪也為同時代人)。


黃百家《內家拳》: 黃百家所述之內家拳主要內容有“六路”和“十段錦”兩套拳法及內家拳的練法。 他指出,內家“其法主於禦敵”,“拳法之要,全在乎練”。 拳法有應敵“打法、穴法、所禁犯病法、練手者三十五、練步者十八,而總攝於六路和十段錦之中”,並有詳細詮釋。

在黃百家內家拳“打法”中列有:“長拳滾斫,分心十字,擺肘逼門,迎風鐵扇,棄物投先,推肘補陰,彎心杵肋,舜子投井,剪腕點節,紅霞慣日,烏雲掩月,猿猴獻果,綰肘裹靠,仙人照掌,彎弓大步,兌換抱月,左右揚鞭,鐵門閂,柳穿魚,滿肚痛,連枝亂麻,燕抬腮,虎抱頭,四把腰”等打法、 跌法 名稱。

搏人必以其穴,有暈穴、啞穴、死穴,相其穴而輕重擊之,或暈 , 或啞,或死。 十四禁犯病法為懶散、遲緩、歪斜、寒肩、老步、腆胸、直立、軟腿、脫肘、截拳、扭臀、曲腰、開門捉影、雙手齊出。 練手者有斫、削、斜、磕、靠、擄、逼、抹等三十五手;練腳者有追步、逼步、斜步、坐馬步、鉤馬步、連枝步、仙人步、分身步等十八步。

內家拳六路歌訣是:“佑神通臂最為高,斗門深鎖轉英豪,仙人立起朝天勢,撤出抱月不相饒,揚鞭左右人難及,煞錘衝擄兩翅搖。”

內家拳十段錦歌訣是:“立起坐山虎勢,回身急步三追,架起雙刀斂步,滾斫進退三回,分身十字急三追,架刀斫歸營寨,扭拳碾步勢如初,滾斫退歸原路,入步韜隨連進,滾斫歸初飛步,金雞獨立緊攀弓,坐馬四平兩顧。”

該書還指出,六路與十段錦多相同處,僅一緊一放之別;六路練骨,使之能緊,十段錦緊後又使之放開。

內家拳的關鍵 , 則有敬、緊、徑、勁、切五字訣。 雍正年間( 1723-1736 )曹秉仁的《寧波府志·張松溪傳》言:“其尤秘者,則有敬緊徑勁切五字訣,非入室弟子不以相授”。

該書還載:心險者、好鬥者、狂酒者、輕露者以及骨柔質鈍者五不可傳。


在武術史中最早提出拳術有內外家之說的是浙江餘姚人黃宗羲( 1610 - 1695 年),他是“內家拳”一詞的最早題名者,他的《王征南墓誌銘》也是迄今為止所發現的記載“張三豐”傳“內家拳”的最早文獻( 筆者按 :黃宗羲將劉宋時期的丹士張三峰,與元末太極十三勢創始人張三豐混為了一人。詳見筆者《太極拳史 - 真相大白》)。 黃宗羲說:“少林以拳勇名天下;然主於搏人,人亦得以乘之。有所謂內家者,以靜制動,犯者應手即僕,故別少林為外家。”即他以“主於搏人”與“以靜制動”來劃分內外家拳。 或說以拳術中“行家里手”之意,冠以“內家”二字名之。 至清時,有人將太極十三勢、心意六合拳(或形意)、陰陽八盤掌(或八卦掌)等劃為內家,少林等多種拳術劃為外家。 筆者按 :這些區分都有不足之處,筆者以為“內外家”主要區分在身法及練功方法上)

而與張松溪弟子同時代的著名學者沈一貫(明隆慶二年,即公元 1568 年進士)的《喙鳴文集》中有《博者張松溪傳》一文,其中沒有提到 “內、外家”之別及“張三豐傳內家拳”之說,這與他非拳道中人有關,又如他記載的“勤、緊、徑、敬、切”五字訣與 黃百家的“ 敬、緊、徑、勁、切”五字訣就有些差別。 而黃宗羲則是 黃百家 (1634?) 的父親,與其子的武術老師王征南交往頗深,並在王征南死後為王寫《墓誌銘》,自然比 沈一貫清楚些。

提到“內家”的還有清朝乾隆年間,福建水路提督葉相得,他著的《干城錄說:“《傳》曰:'內家,大內。'宋初,內侍、雄武軍、川殿植,太祖親訓戎士,號內等子 。傳其藝者,曰'內家',三峰合勢,尤精於藝,故傳名焉。”

他說內家有三層意思:( 1 )《易·雜卦傳》:“家人,內也。” 《詩·周南·桃夭》注:“家,謂一門之內。”內家,大內,指宮苑高牆之內;與郭外郊野相對;( 2 )宋太祖親自整頓戎衛,組建禁衛軍,訓練宮廷衛隊,稱作“內等子”;( 3 )傳授太祖拳法和弓、殳、矛、戈、戟五戎技藝的專家,稱作“內家”;張三峰(豐)整合拳勢,技藝更加精深,開啟學術流派,所以學派傳承享有盛名。 筆者按:葉相得在這裡說“張三豐整合了宋太祖的拳藝”而“青出於藍勝於藍”,因是“傳太祖藝者”,故“曰'內家'”。在明中, “宋太祖長拳三十二勢”之名始出現 ,託名宋太祖所創的長拳三十二勢在元末明初已在民間流傳,元末人張三豐借鑒其勢,運用儒、釋、道三教內功修煉法則,神奇變化而創含天地自然之數“十三”的十三勢太極,是極有可能的。明嘉靖年間的董成也是據有“宋太祖長拳三十二勢”的紅拳,及白玉峰五拳久練自化,並因長期觀獼猴之生活習性而開悟,創立了通背拳。王宗岳傳的張三豐十三勢軟手及董成的通背拳,後又經董秉乾老道、博公道長、及蔣發,傳給了懷慶府唐村李氏、王堡王仲錦、及陳家溝陳奏庭。)


《杭州市志》中“ 杭州武術史”載:《紹興二十六年 (1156 ) ,朝廷在臨安設立武學。 淳熙七年 (1180 ) 又設“武舉絕倫從軍法”,規定學武之人可以直接經武考取功名,從軍升官。 南宋共出現二十七名武狀元,其中周師、劉必方、楊必高三人為杭州人。 其時,皇宮中還專設相撲營,成員一百二十名,稱內等子 ,內又分教練、管押與預備隊員。 規定三年一次當殿考試相撲,優勝者除得大量物質獎勵外,還可“發諸州道郡軍府,充管營軍頭”。 在臨安護國寺南高峰露台,曾有由“諸道州郡膂力高強,天下無對者”參加的全國性相撲大賽。 城內還有專門用來表演相撲的瓦舍二十餘處。 這樣,宋朝立國之始訂下的禁止民間組社、私藏兵器的禁律,在南宋時實際上已經廢除。 當時杭州的練武社團有角抵社、錦標社、射水弩社、川弩射弓社、英略社、馬社( 練騎馬 ) 等。 另外還有城郊的巡社 ( 農家子弟組成 ) 、弓箭手 ( 居民組成 ) 、良家子 ( 北方流杭子弟組成 ) 等約二十餘個練武團體。 他們平日“執弓荷鋤,仗劍巡步”,邊勞動,邊練武,隨時能應召殺敵。 》(可見“ 內等子 ”不是出現在宋初,而是南宋淳熙七年前後)


《清史。 藝文志》中錄有黃百家在其師王征南死後七年寫的《內家拳》一書。 書中開頭寫道:“自外家至少林其術精矣.張三峰既精於少林,復從而翻之是名內家。得其一二者已足勝少林。王征南先生從學於單思南。而獨得其真傳。余少不習科舉,業喜事甚,聞先生名,因裹糧至寶幢學焉.先生亦自絕憐其技,授受甚難其人,亦樂得餘而傳之。”自黃百家後未再傳。 筆者按: 元末人張三豐極可能藉鑑託名宋太祖所創的長拳三十二勢而創十三勢軟手。明嘉靖年間的董成也是據“宋太祖長拳三十二勢”、白玉峰五拳創通背拳並在遇拳友十三勢傳人王宗岳、“長槍李”六合槍法傳人李景龍後兩次改進其所創的通背拳。明嘉靖年間的張松溪開始也練外家拳,還去過少林寺,後遇拳友董成而崇尚通背拳,並學得通背拳主體:“六路、十段錦”等,而轉入內家。然“宋太祖長拳三十二勢”只是託名宋太祖所創,實則出自元末明初民間某高人,明早中期即明宣德帝被擄後的正統年間 1436-1449 ,明廷在大臣于謙的倡議下,開始全國范圍的武備,由中州人李叟傳入少林寺。白玉峰也是民間武術大師,是山西太原人,在太原那時期的武術大師還有李通等,他們都是民間武術大師,甚至在少林寺剃度的覺遠,也是來自浙江嚴州的精武術的公子哥,這就是為什麼黃百家說:“自外家至少林其術精矣”,即少林武術來自“外家”的民間拳術,是他們把民間武術傳給了少林寺的出家弟子及來少林寺學藝的俗家弟子,詳見筆者《白玉峰是明代人》一文。 黃百家之“張三峰既精於少林,復從而翻之是名內家”,恐怕是受了誤導,因三豐祖師之時,少林寺除達摩易筋經外,“少林拳”尚未誕生。)


清末民初有天津張午亭、四川酉陽何鐵庚,稱其術源於張松溪,名為“武當松溪派內家拳”,張、 何二人又傳陳曉東,內容有:啟蒙拳、六步拳、咫尺拳、光明拳、問津拳、七星拳、探馬拳、七時拳、指迷拳、兩儀拳、螺旋拳、披掛拳、 囮拳地盤囮拳天盤等十四路,器械有六乘槍( 六路 ) 、松溪劍 ( 白虹劍 ) 、一葦棍、虎尾鞭、連環鐧、大刀等十一路,總共二十五路。 理論概括為“敬、緊、勁、徑、切”五字,至今在四川與上海有傳授。


另一支為“武當丹派劍術”。 據清末民初宋唯一在“系譜”中云“ …… 嘉靖時遊四明山,續傳張松溪一名,前後共九人成為三乘九派焉。松溪列下乘第九丹字派之一也。其後代有傳人,至清同治八年,鄙人授野鶴先生教育,遂留下武當丹派八家之系譜,今日源源本本詳為敘出,俾學者知武當內家劍術之源流耳,是為之序”。


張松溪的第五代傳人黃百家所著的《內家拳法》( 1676 年著)中記載:拳法有“六路、十段錦”等,這“六路、十段錦”與通背拳傳人周全(字淮穎)的譜中所載的“六路、十段錦”名稱相同 筆者按:黃百家之師王來咸, 1616—1669 ,字征南。祖籍浙江奉化,世居鄞縣即寧波城東車橋,至王來咸時徙居同嶴。王來咸少從張松溪再傳弟子單思南學內家拳法)


黃百家的“六路”歌訣: “佑神通臂最為高,斗門深鎖轉英豪,仙人立起朝天勢,撤出抱月不相饒,揚鞭左右人難及,煞錘衝擄兩翅搖。”實來自通背拳創始人董成老祖的通背 “六路”歌訣。焦作許氏通背拳譜載:“ 佑神通臂最為高,斗門深鎖轉英豪,仙人立起朝天勢,撤出抱月不相饒,揚鞭左右人難及,打拿跌法相互繞。周身渾圓成一體,誰敢與我比高低”。


黃百家的“六路”中的頭路第一句就是“佑神通臂最為高”,是繼周全通臂拳譜、李氏家譜後 ,出現的最早的提到“通臂”的語句(筆者按:“通臂拳”也稱“通背拳”)。


黃百家在《學簯初稿王征南先生傳》中又加說明“通臂長拳也”,更說明《內家拳法》中的“六路”就是通背拳六路 108 式長拳。


更令人驚訝的是董成傳焦作許氏猿仙通背拳一支也有五字訣即:“敬、靜、近、急、切”。 而黃百家一支的五字訣是:敬、緊、經、勁、切 ( 筆者按:吳氏太極的'軟十三'也有五字訣即:靜、輕、靈、切、恆 ) 。


此外,黃百家書中的“ 心險者、好鬥者、狂酒者、輕露者以及骨柔質鈍者五不可傳”也是來自董成通背拳理論,焦作許氏猿仙通背拳傳譜載:“五不傳”者,即“ 心險狡詐者 不傳、凶狠 好鬥者 不傳、 酗酒鬧事者 不傳、舉止 輕狂者 不傳、 骨柔質鈍者 不傳”比黃百家記載的“五不傳”更完整貼切。


根據松溪派內家拳第二十代傳人王維慎在《松溪派內家拳的本源與發展》一文中指出,松溪派講:“拳起於易” (見《武魂》 1983 年第 1 期) 。 此言也來自董成老祖的通背拳。 許氏通背拳譜載:“拳起於易,融於醫,道在其中”(此處“道”指通背之道)。 而筆者武友許偉戰先生所練的通背及筆者所見山西洪洞通背的視頻,與筆者所見的四川譚本倫先生的松溪內家拳視頻,均有明顯的相似之處。


可見是張松溪與董成交流的緣故,並被張松溪一支所推崇。 由於“六路、十段錦”及“五字訣”是黃百家《內家拳》主要內容,而董成創通背拳之事實,無論在周全譜中還是許氏譜中都有鐵證,絕不是董成學自張松溪。 張松溪雖學自鄰居孫十三老,但文獻未載孫十三老練何種拳術,極有可能與同時代、同地區的邊澄一樣,是練外家拳的,張松溪是遇董成老道後轉入內家的,故可以毫不誇張地說 張松溪內家拳出自董成通背拳。


武林界不僅有與 黃宗羲、 黃百家所撰之文相關的“張松溪是張三豐傳人”之誤,還有“張松溪是熊氏傳人”之杜撰。


察張松溪明嘉靖年間浙江鄞縣即今屬寧波人。 據清《寧波府志 · 張松溪傳》載,張松溪為人恂恂如儒者,遇人恭敬,身若不勝衣。 曾師同鄉孫十三老,擅長搏擊。 嘉靖時有七十名少林僧人應召擊倭赴浙,聞松溪名,至鄞求試。 “松溪袖手坐,一僧跳躍來蹴,松溪稍側身,舉手送之,其僧如飛丸隕空,墮重樓下,幾斃。眾僧始駭服。”


張松溪前,有寧波府慈溪縣人邊澄曾在少林寺學藝。 邊澄極可能與董成的太祖紅拳、白氏五拳的老師郭萬清、張文魁等俱為當時少林寺白玉峰、李叟及浙江嚴州即今建德梅城人覺遠和尚弟子(筆者按:元末明初始出現的託名宋太祖的“長拳三十二勢”在明代發展成體系完備的“紅拳”拳種,紅拳到了清末洪秀全太平天國以後又被秘密組織“天地會”的《洪門海底》混稱為“洪拳”, 因而極易與廣東洪拳混為一談。廣東洪拳與從紅拳混稱而來的北派洪拳是完全不同的拳種。紅拳在清初的山東,由回民發展變化成查拳。董成所創的通背拳在清初也在山東河南一帶被發展成外家六合拳,並在清初由義士 張明傳河北泊頭曹振朋,後傳至滄州;另有一支於清代在山東傳,唐豪曾隨山東外家六合拳師劉氏學藝 。通背拳是董成在太祖紅拳、白氏五拳的基礎上,長期觀察猿猴習性,開悟而創。明末清初的梅花拳也是在白氏五拳、通背拳的基礎上發展而成)。 據清《寧波府志》載,“邊澄,明代僧人。慈溪人。正德間慕名往少林寺學藝,“托身居飲下者三年”,經暗地揣摩苦練,遂“妙悟博法”,“出諸學者右”。後遊歷江湖間,在姚江被迫比武,遭多人圍攻。邊從容應戰,揮動佩巾纏住前一人之武器,順勢躍出圈外,使眾人折服而放下武器。又與善於槍法的倭寇比武,倭“十餘輩各持槍爭先進攻,澄舉扒一揮,槍皆落”眾復將邊圍住,他直超其圍,回身舉扒打去,又在瞬間煞住,不傷對方。”


故此,可能引得已隨孫十三老學成藝的張松溪也去訪過少林寺並學過一段時間,後又棄少林拳。在河南這段時間,張松溪極可能遇在懷慶府、河南府及山西澤州府之間來往傳藝的通背拳創始人董成老道相遇,不僅與董成交流,由於董成與張三豐十三勢傳人山西王宗岳有交流,故又從董成處聽說了張三豐的武功,其弟子便誤以為來自董成的“六路、十段錦”及“五字訣”等是來自張三豐,而最終傳至黃百家父親耳裡,遂以為張松溪的拳來自張三豐。


另外,《少林拳術秘訣》中載“後有張松溪其人,操術尤精。先本少林派,嗣以遊行潯贛間,與西江派鉅子熊氏遇,熊老無子,病逆旅中,張為之供給侍奉維謹,熊感之,盡傳其技,張之術乃大進。蓋熊本內家鉅子” 。 《少林拳術秘訣》自出版後,影響人們思想及武術界甚廣,書中有甚多反清隱語,很多誇大假託之詞。 該書是民國四年( 1915 年)當時的革命黨人以“尊我齋主人”的筆名,以清末宣統三年( 1911 年)上海《天鐸報》最先刊出的洛陽人李鑑堂據其所得清嘉道年間舊本加以潤色增減而成的《少林宗譜》為基礎,進行添枝加葉,東拼西湊,重新編排而成( 筆者按:《少林宗譜》共有八章,前七章即李鑑堂所說其得的文辭十分簡約之舊本,第八章“技擊術釋名”為李氏於清末所作。“尊我齋主人”在《少林拳術秘訣》中收入《少林宗譜》中的八章,只在個別處有字句改動。作者並另撰補五章,安排於後,共成十三章。),並無歷史佐證,甚至有違反歷史之事實出現,混淆了許多人的判斷,其“張松溪遇西江派鉅子熊氏”便極能是書中多處杜撰之一。 又如將明早中期白玉峰、李叟及覺遠和尚誤說成是元代人,便首出《少林拳術秘訣》(筆者按:《少林宗譜》中來自“舊本”的第七章“拳法歷史與真傳”說:白玉峰即秋月禪師的時代是“達摩圓寂後數百年”,而《少林拳術秘訣》則改為“聞此係金元時事”,可見後來武林界盛傳的“白玉峰是金元時人” , 實始自 1915 年“尊我齋主人”的篡改杜撰,並無史實根據),誤導了清末民初至今的許多拳史研究者。


《少林拳術秘訣》中除了一些僧、俗家弟子真實存在外,部分少林僧並不存在,所存在的人物有:白玉峰、李叟、覺遠、李叟子、邊澄、圓字輩少林僧、洪字輩少林僧、朝圓和尚即痛禪上人朱氏( 筆者按:朝圓和尚即痛禪上人朱氏。《少林宗譜》載:“即朱德疇剃度後之名也。上人為勝國懿親,之桂之台,皆不得意,至淡水死焉”。後來在清康熙年間的“圓性和尚”,冒充朝圓和尚,即甘鳳池捲入的“江南案中的'一念和尚' ” 。甘鳳池為朝圓和尚的“外家弟子”)、一貫禪師、粵中蔡九儀及其弟子等。 其中民間武術家白玉峰、李叟、覺遠三人為少林寺拳法開派創始人,傳創有白氏五拳、太祖紅拳、羅漢拳,第二代為明正德年間周友、澄隱、邊澄及通背拳創始人董成的老師郭萬清、張文魁等。 後又不斷有民間武術家去少林寺交流傳藝或剃度為僧,不斷豐富少林拳法的內容。


自元代達摩禪宗一系的福裕禪師入主少林寺立下字輩,少林僧便有本係與外系僧之別。 《少林宗譜》以出家在少林寺、決意欲創立少林寺拳法宗派的民間武術家某嚴州公子、後成少林寺本系僧的覺遠為少林拳宗匠,秋月禪師白玉峰、一貫禪師等為外系僧(詳見筆者《白玉峰是明代正統年間人》一文) 少林拳開派後,在寺內學藝的弟子也分僧俗。 到明末清初朝,朝圓和尚又將以反清復明為己任的,及非以此為目的的跟從者,分為內、外二家弟子,甘鳳池即為外家少林拳中的外家弟子。 自偽文《陳長興序》出現後,便有人將甘鳳池杜撰為黃百家的弟子,以與偽序相呼應,而偽《王蘭亭“宗譜”》中,更將甘鳳池列為黃百家之師王征南的弟子,看來此偽文的作者並不清楚王征南去世時,甘鳳池大概尚未出生。


摘自:

李派文獻及李派、府內派太極之質疑,兼談猶龍太極之淵源


謹以此文先紀念陳慶國先生,一位真摯的愛武者

武友——顏紫元

筆者前言:陳慶國先生,天津市人,生於 1951年,卒於 2007 年,享年 56 歲。 他父母為他取了個“慶國”的名字,顯然是在慶祝新中國誕生的同時,希望他因名“慶國”而沾上些新中國給帶來的“運”。 他早年隨鄰居張鴻奎先生( 1918-1976 ,享年 58 歲)習“猶 ​​龍太極”,頗有心得。 後又學“李派太極” , 每逢休息天便騎著一輛破舊的自行車去武清縣學拳,十幾年如一日。 然在大陸一黨執政、社會制度照舊、兼行僅對權貴 ​​們開放的中國特色資本主義 , 即權貴們拿“一黨執政與中國特色開放”兩頭好處的潮流下,其夫婦倆同時下崗失業,還要負擔一位在讀女兒的學費,一家三口生活得十分貧苦。 筆者與陳先生有過一些交往,為了聯繫方便,筆者曾問陳先生為何不安裝一部電話,雖然當時中國的通訊業是被政府壟斷、安裝費比資本主義國家高達上百倍。 陳先生說,他窮得不要說按不上電話,就是連寄信的郵資也常常負擔不起。 事實上,在大陸除了為政治需要而用行政手段推廣的少林寺、陳家溝武術、使那兩處習武教武者得益外,其他絕大多數民間武術家基本上是自生自滅,常常連溫飽問題都解決不了,大都過著經濟貧困、精神壓抑、思想負擔沉重的生活。 為了維持每天的溫飽及不讓女兒輟學,陳先生每天凌晨三點出門去佔擺地攤的位置。 2007 年某個冬天凌晨,人們發現他活活凍死在他的地攤上。 不知陳先生在終止呼吸前,有沒有想起大陸學校課本中用來批判資本主義社會那篇“賣火柴的小女孩”的文章? 看來陳慶國先生並未如其父母所期待的那樣,沾上新中國給帶來的好運,而是沾上了惡運。 同樣名為“慶國”的陳家溝陳慶國,則沾上了政治需要所帶給陳家溝的好運。 在那塊土地上,真才實學與成功失敗幾乎沒有關係!

TOP

返回列表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