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最佳状态,可以随意由此子午线发施各向劲力。由于全身各骨骼关节反称,路线也是圆就形成了独特的连续不断的发力机制。
随着功法体认的提高和功夫的增长,应继续深入三连六断的练习,深入需先体认整合六分三维的交替机制。先体认上体上臂与下肢的分化动作(上下);继而再体认整体腹背两面的分化动作(前后);再体认整体左右的分化动作。
三连是借用太极图中乾卦(三)符号来代表拳法中的囫囵整体劲力;六断是(三三)坤卦符号,代表分化的劲力。三连力和六断力是卢氏结构的专用术语,三连力指整体劲力的连通放长后的威猛劲力,历代具有此功力者已属廖廖。只有具备了三连整体力以后,六断力的分化训练才能搜出骨力而整体不散。
3、摇旗
反冲势站妥当,胸腹为一块整皮向下撤,以腹股沟为底边,左肩胛骨同大臂的重心点和小臂的重心点相争(意念中如同右大臂重心点和右小臂重心点上各系一条橡皮筋,另一端系在左肩胛骨;左大臂和小臂的两个重心点亦有橡皮筋相系,另一端系于右肩胛骨),同时再设想左肾部有一橡皮筋同右手腕相系,右肾部有一橡皮筋同左手腕相系。总之,身体各部都有一如反冲势要诀——依从地心引力,关节定位,互反屈伸,互让牵引,互为固定。然后再用总重心摧动两臂螺旋转动,意念中如摇旗撼树,此功法训练同摇子午一样会因周身蓄涨之势而出现波动。
同时又是综合轴相的螺旋。其目的是训练整体的速动体势,并增加“两臂如固,专摇其身”,也就是两臂如固定在空间,两臂的各重心自转,将躯干当作两臂摇动起来,日久功深,自能使身法达到最高境界。
4、中指拔纲十二势
以抟气势站妥,周身筋骨放松涨大,将双肘固定,然后以中指挑领周身大筋(为拔纲),肩、肘、腕、胯、膝、踝(包括左右两面)十二关节松活协调的转动,身形由高难度而低,再由低而高,如此反复训练,可洗开全身关节之量。
练此功法需注意以总重心带动身体各部运动,周身筋骨拉伸量不能回缩,各关节必须松柔,内在的拢、勾、提、戳、崩、塌等劲力必须连贯一气,不许破体露形。待将各关节洗开后,动作外形由大动变为定位似的小动而各关节之间以脊柱弹射带动躯干,使关节内部产生共振,周身大筋随之鼓荡,则为“金鸡抖翎,”“脱身幻影”之表象。
5、步法
卢氏结构的手法(包括掌法、拳法)和腿法(包括步法和踢法)都是统一于整体身法和整体劲力之中的,以上训练实际上包括了手法和步法的训练,如果将步法的动作从整体中分离出来介绍,则必形成其它搏击术中

TOP

招法和单操训练的误导,所以在此只能述其环枢。主要步法有鸡行、鸟跷、马踏、单、双炸步等。以点、划、擦、蹬、铲、锉等结合运用,训练总的原则是以脊柱主动躬送,上肢相应配合,二分整体,半边如双轮升降运动,腰背带腿,束腰而动,胯部转运,膝先到位。下肢的要求非常严谨有序,在此以虎射步为例:躯干和上肢的运动轨迹是从反冲势变为子午势,下肢随之完成下述动作:勒胯后高前低,折叠(大腿根)吸胸,出腿不出体,大腿互错,前腿胯撬膝,膝顺势前顶,足拿起勒足足踝,小腿顺势射出,同时坐颤后胯,注意整体协调一致,落身不落腿。左右互换反复练习。无论和种步法其外形虽异,但其内在要诀注意是一致的,尤其注意任何步法均不许有锯齿式的起伏。
四、并非结束语
最后,在介绍一下大家最关心的课题——活体对抗。我需先要告诉大家的是:必须具备了前文的基本功夫后才能进行实作训练和搏击,不如此则欲速不达或画虎成犬。这就如同电器等现代科技产品,原理和制造组装的工艺程序极为慎密复杂,而一旦成为合格产品后,轻抚键盘或微按开关即可随意使用,结构功法亦是如此。再说人休科学的探求同创编花样和“一招精”之类功法有天壤之别,任何一项要求都是由后天的体能和习惯动作改造为先天素朴的艰苦锻炼,本非一日之功,何况周身各部都需要连通再造呢?如束腰之功法,若无腰部肌腱的放长松韧是根本无法作出来的;而下气之诀要更需脊柱、腰背等部位真正训练达标后才能实现,功深后才能勿忘勿助,无形无意。在此介绍探讨此项功法的本心是为了让各位先对其有所认识和了解,以备日后进境之需。
卢氏结构的该项原则亦同其它博击术有着很大区别,其取胜和重创对手的发力要求不是四两拨千斤之类的纸上谈兵,也非意想着把对手穿透或致残,而是把对手当作一个支撑点,不是打击点。也就是说将自己的体能和势能在瞬间全部输传于对手。根本不允许以手、足去够对手,更不许以所具优势——整体劲力去破解阻挡对手的手法和腿法,其核心要诀是起手制敌,这里的起手二字也是专用术语,不是攻防势,也不是把双手抬起或把手伸出的意思。是指整体劲力的蓄涨之势和发力前一身之法的起落变化状态。前辈中久经大敌的名手均有“重拳容易起手难 ”的心得。卢氏结构则将起手作为重点课题予以研究和解诀,如果按分解之法概有起动、布形、临界、夺势、放松等,在此也只能述其原理:起手布形,高吊势能;初如隐云,视之不动;犯之则展,风起云涌;呼吸同步,提放引送;臀吸内劲

TOP

,旋踝转胫;束身急趋,马踏连营;异趋同轨,点划擦蹬;匍伏前臂,冷炸擞惊;合肩变面,搅肩起动;掂肩提换,脱肩过重;提按牵抹,拓朴变形;全身牵张,身手反称;十五切线,面闪伏腾;脊柱主动,悬珠爬行;叠错倾压,摩挲肾胫;蓄势弓满,犯者立倾;夺势镶嵌,雷震石崩;舒松爆发,雨过天晴。
以上我不揣浅陋,将自己对卢氏结构的认识、习练和体会的点滴集验向大家作了介绍,不当之处,尚望精于此道的前辈和同学予以指正。在止笔之际,深感言犹未尽,特在赘述数。
首先,我要向一些朋友们道歉,因为这些朋友们走上习武之路是受了武侠影视、书刊的影响,所向往的是北丐东邪式的功夫,追求的是“孤独求败”式的名气。还有的人是神往无敌的绝招和哗众取宠的套子,我想你们看完此教材后一定很失望,在此请你们谅解,因为你们现在所走的习武之路正是我和许多武友们以前走过的弯路、邪路,故我不会迎合你们的需要而增加多余的文字,再编造些奇招怪式。
另外,我再次提醒大家,吸取教训,不要再上当受骗,因为极个别者还会将此教材添枝加叶,改头换面,以高价骗取钱财,或创编“朴真”之类新拳。在此我深切寄语广大的志同道合者:当今人世,物欲横流,人心不古,熙熙攘攘,名往利来,许多人越来越浮躁和急功近利,商品经济使芸芸众生承受的心理重压越来越大,武术界更是个重灾区,想必大家早已耳闻目睹,于是人们越来越呼唤诚实、正直和善良,企盼科学的新绿染编心灵中的荒漠,屡屡受骗焦虑的灵魂更需抚慰,我期望卢氏结构这一甘泉能湿润你们——追求真才实学和高雅人生的朋友们的焦渴,并和我一起由此步入正轨。携手并肩,沿着崎岖之径,不畏攀登,为学习、研究、掌握、发展卢氏结构这一民族瑰宝加强联系,交流体会,共勉并进。我暂时划上这个沉重的句号… …。
《金匮抉微》一、卢氏结构简义--- 杨俭(2006-09-01 15:11:08)   分类:中 华 传 统 武 学 研 究
一、 卢氏结构简义
       卢氏结构(又称卢氏定理或卢氏理论及规律等)是20世纪新的科技文明的崛起,而现代人体生命研究和体育科学反应在运动训练过程中出现技巧与技能难以统一深入的矛盾课题的情况下,经过卢忠仁(号正文)先生近半个世纪的艰苦探索而形成的后现代科学水平的基本理论概念体系。
       早在1937年,微观物理研究领域的科学家丹麦人--玻尔,来华访问时,在见到中国古代哲学的“太极图”时大为震惊,并据此图反思了他以前为了解决有核原子结构模

TOP

型中的绕核电子运动矛盾(根据传统的电磁理论,运动着的电子势必发射能量,电子最终令能量损失落入核中,致使原子结构得不到稳定)所提出的量子化电子运动,即电子各按一定能量轨道绕核运动而不发射能量,只有向上、下级的跃进有所吸收的发放(经光谱实验证明),玻尔自己称这种运动为“互补性原理”,他所提的电子轨道虽然不可观测,却推动了量子力学的前进。当时,玻尔面对传统的经典电磁理论学说,提出了“互补性原理”,这无疑是始于大胆的设想,可是当他见到了我国的太极图中阴阳相对的互补性内涵后,才知道中国已在很久以前就有了这种哲理,玻尔对这一思想的深奥普适力量极为珍重,以至把太极图作为自己家族的族徽。日本科学家汤川秀树是50年代介子(新粒子)的发现人。他在发现了30多种基本粒子后,就意识到从中国古代哲学思想中汲取启示,他根据《庄子·内篇》关于“条”和“忽”在“混沌”相会的寓言,运用了“混沌”概念,将“混沌”的无序状态看作是包裹着又可分化为一种类基本粒子的时间、空间。至60年代,汤川在他的著作《创造力的真空--一个物理学家对于东西方的考查》中这样写道:“空域中观念正是老庄哲学对我的想法所发生的成形影响的表现”,“这种观念也许保留了老庄哲学某种精神。”
      《中国科学技术史》的作者,英国科学家李约瑟博士和新三论(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的始人,比利时著名科学家普利戈西金等人都在倡导科技的新突破,应该是西方科技同中国古老文明相结合,从而迸发出新智慧火花,在搞尖端科技时,更要从中国古老哲学思想中求取启示。
       80年代以来,东西方科技文化方面交流日益广泛。其中有人体运动现象上的最大科学难题被剑桥大学动物病理学教授,当代科学方法论名家WLB·弗里奇发现,然而,他的发现“现代科学的全部知识”,(关于现代全部科学知识,据法国科学家让·帕朗--维亚夫人所依据的统计说:“至少存在九百门科学,竞然无法圆满地解释这种现象”。贝氏在他的专著《科学研究的思维技巧》推理部分中郑重提出:“所有的儿童……脊椎动物,都发现了万有引力。”
       卢氏结构这一科研成果,不仅解答了贝氏的难题,并且也使李约瑟博士毕生追求而悬而未决的问题(人类直立会走后,因劳作和运动造成躯体偏向适应失去相互平衡等系列矛盾)找到了答案。同时也是为本世纪中期现代体育科学反映在训练过程中暴露出机能与技巧难以统一前进时(通过大运量大强度训练和各种营养品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TOP

得出的指导或替代现有运动思想的技能的全新理论和技术体系,完成了人类运动机制的转换工程,并将其理论与技能系统化,形成了独具风格的运动体系。它可理想的提高运动成绩,也可使运动员在训练中减少伤害,更可延长运动员的运动寿命。整体体现了前俄国体育教育驱列斯加夫特所提出的“最大限度地节省消耗”、“高度自如地控制身体”和“提高体能以达高难技巧”的课题。这一“区别于现代有关各学科既定的、被决定的”的人体运动系统连同内脏器官运动条件下的恒定性的运动模式,曾经在文化遗产中的吐纳导引的发生机制中的模糊记载或局部存在,在武术中的活体对抗下自身整体部位受力时能使对手整体失控的极少数顶尖人物身上有所体现。但要确认这一发现并使之进入科技领域,却耗尽了正文先生毕生的精力和心血,他必须将上述体现所涉及的诸多现象系列出来,而后逐一剥离研究,直至找出最原始、最抽象、蕴含基本矛盾萌芽的部分。然后再由此最抽象的内容重演和再现,如果能再现剥离前的整体诸般现象,则由此才能确定这些东西是正确的,如此反复探索实践。实际上的研究工作量甚巨,而且根本不具备应有的设备场所和资金,尤其是实际研究工作并非想象中的顺理成章。因为每步的抽象,所析之因不见得都是有意义或是有用的,必须考察其在过程上的地位和作用,而有的可以确定的问题又不一定是符合现代科学的,更不能因为研究的对象是“宝贵遗产”而暂时假定下来,科研工作来不得半点误差,更不能允许有假设和暂定。所以正文先生在运用“从抽象上升具体”、“纯粹形态分析”的同时,还必须安排活体的练功实践,有专题的、有过程的、有阶段性以及有参照体的逐一验证,直至验证无误才能确定下来。如此研究需要反复十几次、数十次,甚至几百次。而如何确定细胞形态也就是如何确定研究的逻辑起点,是研究工作的极为要害的问题。
       在这项科研工作中,正文先生首先找到并确定了第一个最原始、最抽象,蕴含基本矛盾萌芽的“细胞形态”--任何强力、紧张、爆发性的动作,肌肉都是“舒松状态”。研究工作深入后又发现和研究了对抗动作的意识的“引力反馈”--任何动作的全过程(由起始--行进--终了)都能克制阻力并反作用于施力对手,使之整体失衡,(真传上武技的特性是随时随地要克服阻力;否则只是招法和体操动作);“意识反馈”的重要概念是“放弃抗引力”。然后再通过科学训练将在地心引力由制动力变为驱动力!
       正文先生运用“历史与逻辑统一”等哲学思想,把握住中

TOP

返回列表
Flag Counter